浪花app直播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想不到,季南风现在连黄段子都能说得这么面不改色!

果然这种看似一本正经的人,就算说起黄段子也能正儿八经面不改色!!

佣人替他们将行李送了上去,季南风便牵着她一起到了轮船的甲板上。

坐在甲板上,左艾艾兴奋地直接就呈大字型往上面一倒。

季南风:“……”

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
真的是一点儿矜持也没有的女人!

他到底为什么就这么着迷呢?

嗯,大概是他上辈子真的欠了她太多!

所以,这辈子,他只能好好地,专心地还债了!!

索性也不坐椅子,直接就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。

清丽少女桃腮杏脸着木耳裙美照

太阳有些烈,但是她不在乎,他就更不能在乎了。

他心里就在想,也许度个蜜月回去,他的肤色会黑上两个度。

不过,想到一会儿到了岛上,她会有的表情,他就觉得,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。

低头,看着她。

左艾艾也望着他:“为什么这么看着我?”

“我在想,最兴奋的情况下,是什么样子呢?”他说道。

“最兴奋吗?”左艾艾轻轻一个翻身,侧身看向了他,托着小下巴,还真的认真地想了想:“可能会又跳又尖叫?可能会痛哭流泪?可能会直接兴奋地晕过去?不过说真的,我也不所谓的最兴奋是什么事情呢?长这么大,还真的没有特别兴奋激动的时候呢!”

“所以,今天这样的大好日子,也没有多兴奋。”季南风的心里,不由就醋了起来。

这个女人,真的是让他很想打她的屁屁。

“呃……”左艾艾尴尬地笑了起来。

因为她真的并没有太兴奋啊……

大概是一早就知道会嫁给他了,大概是知道这一辈子是跟定他了,也早就知道这一天会领证,所以当两人领证的时候,她的心里,并没有超级激动,只有一种,淡淡的浅浅的尘埃落定的感觉。

就仿佛,他与她,其实早就领了证了。

季南风见她一脸囧囧,伸出中指,轻轻地压了一下她的脸蛋:“真想揍!”

“不也没有多兴奋吗?”她回了一句。

“我的兴奋都是在心里的,可不会像这么流于表面!”季南风笑道。

“果然是总统大人,说话就是漂亮,就是无懈可击啊!”她用着老成的语气,故意说道。

季南风的手指,转而轻轻地捏了她的脸蛋一下:“又开始皮了!”

“皮皮更健康!”她笑眯眯地说道。

“嗯,真健康!”他打趣道,而后又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不过真的是很好奇最兴奋最激动的时候是什么模样!”

“……”左艾艾觉得季南风好无聊啊,为什么就揪着这个话题不放呢?

明明这就是一个无解的题目啊!

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激动起来会怎么样。

不过……很快她就知道,他为什么这么专注这个话题了。

当轮船开始靠岸的时候,她就傻了眼了。

小岛的沙滩上,此时,一座由紫色鲜花编织而成的罗马城堡,浪漫唯美得像是童话故事里的一般。

她回头,看向了季南风,因为太惊讶太意外,她的大脑此时是一片空白,看着他,张着嘴,好半天竟然也没有想到要说什么话来。

就这么看看季南风,又看向了岸上……

手抬起来,又落下。

季南风看着她因为激动而呆了的模样,轻轻地弯唇,温柔宠溺地笑着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左爸爸左妈妈,还有此时原本应该在国外的左哥哥都走了出来。

还有薄靳煜,叶安然,一个牵着一个孩子,也笑盈盈地站在那儿。

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呢?”左艾艾在呆了整整两分钟后,终于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她颤着声音问着他。

“虽然我们没有盛大的婚礼,但是至少,也应该有一个婚礼的。艾子,这是我们的婚礼现场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呢?”她呆呆地问道。

季南风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头:“因为我要给一个惊喜啊!”

她的眼眶红红地,看着他。

他轻轻地牵起了她的小手:“我的新娘子,走吧!”

牵着她的手,与她一起下了游轮。

叶安然将手里的小薄薄交给薄靳煜后,就走向了艾子。

她的手里,是一对钻戒。

她将钻戒盒子打开,递到了季南风的面前:“新郎官。”

“谢谢。”季南风浅笑说道。

接过了钻戒。

婚礼没有邀请外人,除了安然一家,还有左家一家人外,没有其他人,也没有主持人,所以,一切,从心而为。

季南风接过钻戒,单膝跪在了左艾艾的面前,“左艾艾,我郑重地邀请做我的妻子,我生命中的伴侣和我唯一的爱人!不论是现在,将来,还是永远。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、富裕或贫穷、健康或疾病、快乐或忧愁,我将永远爱着您、珍惜您,对您忠实,直到永永远远……”

低沉的声音,落地有声,字字坚定。

左艾艾眼眶红红地,偏偏眼泪又流不出来,只是呆呆地伸出了左手。

季南风:“……”

叶安然也是头一回见到她家艾子同学这么呆萌的时刻,不由笑着提醒:“艾子,也得说几句宣言啊!”

“啊?我也要说吗?”左艾艾表情有些天然呆。

是真的呆了。

她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,而她一点儿准备也没有,此时整个人都有些风中凌乱感。

“当然啊!”叶安然轻轻地笑了。

心里十分感激感动,她最好的朋友,今天终于也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了,而且是如此幸福……

然后,就听到左艾艾对着季南风说了一句:“哦……季南风,我答应做的妻子。”

众人一听,顿时哈哈地笑了起来。

大概也是第一次听到有新娘子这么回答新郎的。

左艾艾听到众人哄笑,脸上微微透出一抹红晕,回头,扭捏地扫了一眼身边第一个自己爱着与爱着自己的亲人朋友:“们竟然都没有人提前给我透露……害我出糗了!这会儿还敢在这儿笑!”

小女生般的娇嗔,软软甜甜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