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官方授权

正想着,白诚已经道:“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父母的也是一样,孩子多了,教育上便不免有些遗漏和缺憾,所以三两个是最好的,孩子们既可以有相互扶持的兄弟姐妹,感情不会过于淡漠,从小得到的资源也是最多的。”

资源是有限的,别说一个家庭,就是一个家族也是,不论是人脉还是金钱,就这么多,孩子少,那每一个人都能分到不少,可孩子一多,分到他们身上的就少了。

皇帝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儿,他还是一国之君呢,给孩子们的封地也是都不相同,有薄有厚的。

皇帝就盯着白诚若有所思起来,正沉吟间,就见屏风那里又悄悄探出了三个小脑袋。

皇帝:……

他按了按手,示意白诚坐下,然后问道:“可还有人有别的见解吗?”

自然没有了,关于子嗣来去不就这点儿看法吗,大家都说得差不多了,皇帝便问道:“你们对君臣夫妻怎么看?”

大家心立即一紧,知道的将重点放在夫妻二字上,不知道的则将重点放在君臣二字上。

于是前者略提一提君臣,就从君臣论到夫妻;后者则是略一提夫妻便从那延伸到了君臣。

在他们看来,君臣有从属,夫妻自然也是有的。

世间伦理是臣从君,妻从夫,而公主和驸马,公主是君,驸马是臣,先君臣后夫妻,自然是公主是为上,驸马为下。

实际上也是如此,甭管出嫁的几位公主实际情况怎么样,但明面上就是公主为上,驸马为下的。

一抹清雅迷人的浅笑

当然,没搞清楚来此缘由的学子是不会想这些,更不会暗示,他们更多的是在论君臣。

白诚却把两者分开了。

虽然他从小也从书上知道男女有别,后来也知道夫妻从属,可是吧,他从小生活的环境,很难让他有这样清晰的感受。

不说他身边一直有个强势的周满在,就是没有周满,他父母之间也很少有这种事儿发生。

他们也偶尔会拌嘴,但他父亲最多摔门而出,他娘哭着去找他祖母做主……

好像每次还是他爹给他娘认错呢。

这么一想,哪有什么妻从夫?

分明只是男主外,女主内而已。

要是遇上满宝这样的,不一定是谁主外,谁主内呢,现在白善不就常操心满宝的吃穿住行吗?

这么一想,白诚就有些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,暗暗撇了撇。

皇帝坐在上首可以看到每一人的表情,见了便点了他的名问,“白诚,你觉得不然?”

白诚突然有种被先生点名的感觉,他站起来,忍不住悄悄往屏风那里看一眼,正对上三双眼睛,他立即收了回来。

皇帝看见,不怒自威的道:“说!”

白诚抓了一下自己的手指,发现自己好似不能机智的回答,只能实话实说,“臣觉得,君臣自然有上下尊卑,但夫妻没有。”

皇帝微微挑眉,“哦?”了一声,有些好奇的问,“夫妻没有尊卑?可礼上早就说明夫尊妻卑,怎么,你觉得圣人之礼不可取吗?”

这话可就有些重了,白诚却道:“可圣人也说夫妻一体,《礼记》上不也说了结姻是结两姓之好,妻尊夫,但夫也不可辱妻。”

皇帝定定的看着白诚,问道:“你觉得夫如何才不算辱妻?”

白诚想挠脑袋,但在皇帝的注视下他不敢,于是就在袖子里拽着自己的袖子缓解紧张,“体贴爱护妻子,自然就不会辱她了吧?”

皇帝听他说得孩子气,不由笑出声来,干脆问他,“你父母吵架吗?”

白二郎点头,“偶尔吵。”

一旁的学子们眉头直跳,父母的私事怎能拿出来说呢?

皇帝继续问,“你父亲要是和你母亲吵架了他通常都做什么?”

“去睡书房?”白二郎有些不太确定的道,主要他父母就是拌嘴了也不会特特告诉他啊,好几次还是白善发觉了不对问起来他才知道父母拌嘴了。

皇帝:……

当着屏风后两个女儿的面他没好问得过细,这会儿他觉得明达她们在这里真的是很不方便啊,好多话都没法儿谈。

于是他给古忠使眼色,古忠便悄悄的退了下去,绕了一个弯到屏风后面捉住了三人,小声的在唇边嘘了一声道:“两位公主,陛下还要继续考校公子们,公主们先去后殿坐着歇息?”

一边说话一边给周满使眼色,满宝便只能拉住了明达的手。

明达不意满宝为难,便对古忠点了点头,拉着长豫和满宝去后殿等着。

三人悄悄的退下,除了个别人外,没谁察觉到她们来过。

皇帝等她们走了便又和这十八个学子说起话来,一边还让人上酒。

没错,皇帝还打算灌他们酒,仗着皇帝的身份,他一连找借口让他们喝了三大杯。

皇帝都祝他们鹏程似锦了,他们自然也要回敬皇帝,于是一来一回,六杯酒就下肚了。

受周满和白善的影响,白二郎也很不喜欢喝酒,他同样不能理解这样苦苦辣辣的酒到底有什么好喝的?

他目前只觉得果子酒好喝,花酒都很一般。

于是他每喝一杯都有些控制不住的表情,六杯酒下去,他已经整张脸红扑扑的,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。

白善他们替他想了诸多应对之法,唯独没想到皇帝会灌酒,所以解酒药什么的一概没有。

此时喝了酒,白二郎整个人就呆呆的坐在座位上不动了。

皇帝坐在上面将每一个人的神情都看过去,都说酒品如人品,朕今天就看看他们酒品如何。

皇帝笑眯眯的继续找借口赏酒。

皇帝爱酒,自然也喜欢喝酒好的女婿了,见才还挺中意的白诚一脸呆呆的喝醉了的模样便不免有些嫌弃。

古忠看得半响无语,给皇帝添酒的时候就悄悄劝道:“陛下,萧院正说过您不宜多饮酒,旧伤会复发的。”

皇帝道:“朕这是有正事要办。”

古忠继续道:“这还是大殿,要是魏大人知道您聚众在大殿里饮酒……”

皇帝手便一僵,放下酒杯讪讪道:“这也是考校嘛,行了,也喝得差不多了。”

古忠便笑着应下,小声问道:“您要不要先更衣才去后殿?皇后娘娘似乎也来了。”

皇帝更坐不住了,皇后虽不拦着他喝酒,却不喜欢他喝太多,每次他身上有酒气她都要念叨好久的。

主要是,她闻着酒气对身体也不好,似乎还能勾起她的气疾。

这么一想,皇帝看两眼通红,脸也通红的白诚又顺眼了一些。

Tagged